桐城明清名宦

发布时间:2015-08-17 09:45 信息来源:桐城市人民政府 作者:网站管理员 点击数: 字体:【  

刑部尚书钱如京

 

钱如京(14781544),字公溥,因崇拜桐城东乡周家潭先师周京,故名如京。钱如京的父亲钱应祥,热爱自然,喜欢吟咏作诗,因此常常以诗勉励钱如京进取好学,谨守情操。钱如京自幼才华出众,加上又受到良好的家教熏陶,矢志攻读,明孝宗弘治十五年(1502)中进士,授海盐县知县。初到海盐任职,甘于职守,敢于自责。“尝醉酒挞一胥,醒而悔甚,遂称疾不视事。”称病不出,闭门思过。同僚登门看望,僚佐入问,乃谢曰:“吾病非他,奉天子三尺,期称平,今顾以酒逞刑,故闭阁自责耳。”众人闻之,深为感动。
       
钱如京为官清廉,深得皇帝器重,仕途通达。调到京城任监察御史不久,接着又升任副使,派往天津充任兵备道。又经屡次升迁,任右副御史、保定巡抚。在任巡抚期间,时值北方大旱,百姓颗粒无收,饥民遍野。钱如京立即上奏疏,请朝廷准开国库,发放国库钱数万缗,用以赈济灾民,让无数灾民得以保全性命。其后,改任兵部侍郎。钱如京虽然是书生出身,但在武官任上,凭借自己的智慧,广施仁治,多次不费一兵一卒,化险为夷。有天夜里,大同府兵内讧哗变,竞相逃遁。他镇定自若,端坐督署,下令大开城门,听任士兵自由进出,还密令守门军士:“群出者纵之,独出者擒之。”意思就是对那些结队出城的士兵,一律放行,独自逃跑的士兵,予以拘留。许多逃出城的兵士,见无人追杀,情绪稳定下来;半夜时分,集体离营者相继返回,军心安定。第二天,钱如京亲自审理夜间被拘军士,只从轻惩处了两名带头扰乱军心的士兵,其余概不追究。军民都敬服他英明果断,威信倍增。因功兼左副御史,提督两广军务。

明代,两广境内的少数民族土司常常互相械斗、仇杀,叛服无常,影响地方安定和百姓生活,有些官员主张用武力征剿。钱如京认为:“夷性不常,徒驱良民于锋镝,彼朝服暮叛,可胜诛乎?”倘若使用武力,只会使百姓遭殃,并不能改变和制止土司首领们反复无常的心理与习性,反而更容易激化矛盾。于是,他深入调查,走访土司首领和地方贤达,将自己了解到的真实情况详细地呈报朝廷,出台相关政策,互相牵制,对那些制止械斗的土司首领予以重用,对为首聚众械斗者予以革职,并准许他们改过自新,给予他们立功赎罪的机会。结果不费一兵一卒,平息了民族之间的械斗,缓和了长期以来难以解决的民族矛盾,地方很快转为安定,百姓生活安宁。此后,钱如京政声益著。

钱如京总督两广军务。建功颇多,很快,被提拔为南京户部尚书,不久,又改任刑部尚书。其间,适逢审理皇室宗庙失火案。宗庙失火后,被派去清理火场的士兵,在瓦砾灰烬中捡到一些碎金残珠,没有上交,被检举告发,逮捕下狱。朝廷要按盗窃皇家宗庙祭祀宝器定罪。若定此罪,性命难保。卷宗送到钱如京手上,认为定罪不当,批曰:“金非器,器非珠也,拾与盗同罪,不亦谬乎?”一律从轻发落。少数宦官据此攻击钱如京,说他一贯轻刑,意在笼络人心,居心叵测。钱如京不愿跟此辈小人计较,更不想和他们同朝为官,于是连上六疏,以病老请求致仕。

辞官归里后,钱如京简居桐城县城桐溪塥畔,不履公门,对于亲朋故友,往来如常,平易近人。他的居地依山傍水,背靠着西北群山,门前流过的是桐溪塥水。那桐溪塥正好在他门前绕了个“凹”字形,所谓曲水流觞。他就在这山水之间,安享天伦,“款曲亲旧,觞咏自娱”。如今还留下一条小巷,名为“钱尚书院巷”。

明嘉靖甲辰年(1544)九月二十三日,钱如京去世,享年76岁。卒后,与夫人合葬于县城西门内山坡东麓,朝廷追念其功,加赠太子少保,并谕赐祭葬,祀“乡贤”。有《钟庆堂集》、《桐溪存稿》存世。

 

 

户部侍郎盛汝谦

 

盛汝谦, 字亨甫,号古泉。盛汝谦为诸生时,就非常关注国计民生。青少年时代在白兔湖畔一家私塾读书,有一官员乘船夜泊河岸,问:“此间有佳士能共饮乎?”汝谦登舟叩见,畅谈海防、盐铁、丝麻、交通、贸易之事,津津有味,言之有理,二人交流至深夜,言犹未尽。此官极为惊奇,赞曰:“君学究时务,异日必为国士。”

明嘉靖二十年(1541)中进士,初授行人(明代专职捧节、奉使之事的官吏),后迁任御史。盛汝谦奉命巡视陕西少数民族茶马贸易,恰逢关中大旱,一些灾民迫于生计,啸聚山林,相互掠杀。盛汝谦目睹其惨状,喟然感叹:“治,孰有急于民命者乎?”于是,搁置巡视茶马贸易任务,布置当地官员,每三十里设一厂,每天以糊粥赈济灾民。继而盛汝谦巡按畿辅,又遇灾年,上疏请求朝廷发放国库储金6万两,购粮赈济,使饥民得以度过灾荒。巡视回京后,迁光禄寺卿,每年裁减皇室开支库银十余万两。时奸相严嵩专权,盛汝谦不愿和他同朝为官,更不可能去和他同流合污。有人劝他:“相公(严嵩)甚贵公,顾一出其门,华朊可立致。”盛汝谦回答:“丈夫具须眉,肯为此邪?”遂拂袖而去,请假归里。

嘉靖四十一年(1562),严嵩被御史邹应龙弹劾罢官,盛汝谦才肯进京任职。历任南太仆卿、操江佥都御史。其时,沿江一带,峰障水阻,芦柳丛生,盗贼丛出。盛汝谦上任后,洞察官匪一家之弊,制定官员失事连坐之法,设置哨船,分段防守,从严治军,以军扼盗,收效显著,被提升为户部右侍郎。其时盛汝谦已七十高龄,长年累月奔波,多有力不从心,故告老还乡。

盛汝谦晚年移居桐城县城,生活简朴,热心乡里公益事业。同邑学者方学渐常过门拜访,每次留餐,均是粗茶淡饭。冬天,身披出巡陕西时的旧羊皮袄,迎风兀立,宛如老丐。但对公益事业,则尽力赞助。桐城城墙,旧为土筑,历经兵燹雨蚀,倒塌破损,不堪防卫。明万历四年(1576),盛汝谦不顾年老体弱,争取知县陈于阶的支持,与乡贤一起,日筹夜划,募银21000余两,起窑40余处,终于将桐城县城的土城墙改建成砖城墙。建成后的桐城县城城墙,周围六里,高三丈六尺,雉堞一千六百七十三垛。城门六座,四正门分别为:东作门、西成门、南薰门、北拱门,二偏门西北曰宜民门、东南曰向阳门。这是桐城县城有别其他县城之处,整个城池呈椭圆形,俗称龟形城,六门分别代表龟的四爪和首、尾。除依势而建外,还有负山瞰河、龟寿绵长之寓意。盛汝谦倾心县城城墙改造工程,把桐城父老乡亲的安危放在心上,体现出他热爱家乡、关心百姓的博大情怀。此外,无为土桥河与桐城东乡接壤,驻兵防守,每年所需700两俸银,随赋征收,由桐城百姓承担。后土桥河划入无为州境,但征银已成定例,仍由桐城百姓负担,显然不太合理。盛汝谦多次具文,备述原委,终于取消了桐城百姓此项负担。卒后,乡民感其德,镌“万姓碑”于桐城东门外。

桐城老城西面有条古旧的巷子,叫做“操江巷”,其实“操江”是官名,系明朝设置的长江提督,领上下江防事。到了清朝顺治时干脆兼摄安庆、徽州等地府事,直到康熙年间,置安徽巡抚,才废了操江一职。此“操江巷”实是得名于住在此巷中的操江大人盛汝谦。如今,人们走过操江巷,思古忆闲之情,油然而生。

 

 

明末重臣何如宠

 

何如宠(15691641),字康侯,号芝岳。幼年在许静斋家私塾读书,勤奋好学,聪明颖慧。有次随塾师出游,行至白鹤峰下,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,挑着白菜去赶集。塾师有感而发:“白鹤峰下白发老翁挑白菜。”塾师本无对对之意,但年仅九岁的何如宠默记心中。下午回家经过县城东北的黄泥岗时,何如宠看见几个幼童在路旁地里采摘黄瓜,便脱口而出:“黄泥岗上黄毛小儿摘黄瓜。”塾师听罢,大为赞赏。

明神宗万历二十六年(1598),何如宠与兄如申同举进士,未廷对,因病回家。何如宠博学多才,后被选入翰林院,授庶吉士。闻父病,回家探视。其父病逝,依例守丧。服丧期满,回京就职,授编修。因老母健在,告假回籍奉养。并与其兄何如申约定,兄弟二人不同时外出,如需要外出办事,必留一人在母亲身边陪护。万历三十九年,何如申督征军饷,办完公差回家后,何如宠才赶赴京城就职,升中允,迁右庶子。

明熹宗天启元年(1621),升礼部左侍郎,因老母病故,守制服丧,未赴任。守制期满,就任原职。时阉党魏忠贤专权,东林党人士杨涟、左光斗等遭陷害,何如宠想法搭救。魏忠贤亲信魏广微骄横跋扈,上疏弹劾何如宠,说何如宠与左光斗都是桐城人,是同乡好友,交谊笃厚,属于同党,因此,天启五年何如宠也被夺职闲住。

崇祯元年(1628),何如宠被朝廷重新启用,授吏部右侍郎。在赴京途中,再拜为礼部尚书。上任后,每日拂晓起身理事,至漏尽不休。何如宠上任后,对过去的一些陈规陋俗,进行革除。依照旧例,宗室子孙的命名及婚嫁,须经朝廷钦准。长此以往,一些官吏乘机设关卡,要挟索贿,以致积压奏文逾千份。有的已经老死了,还没有得到名称;有的白发未婚。何如宠力谏其弊,革除旧例,使皇族中得到命名、婚娶者达600多人。何如宠对同朝官员,肝胆相照,深得同僚的尊重和敬佩。例如,大学士刘鸿训因守关士兵缺饷,怕影响军心稳定,奏请发储金30万两,崇祯皇帝没有同意此奏,退朝时刘鸿训叹曰:“主上究竟年青。”崇祯皇帝听见后,大怒,必欲置之死地,何如宠甘冒危险,上下斡旋营救,终使崇祯帝稍有宽容,改死罪为放逐

崇祯二年(1629)十一月,清军逼近北京,京城戒严。城中一些富商大户愿意用私财募兵,帮助守城,许多大臣认为此举是忠勇豪壮的行为。何如宠觉得不妥,认为此举如果被奸人利用,势必导致内讧。皇帝召见时,何如宠仍坚持己见。崇祯帝派员勘察,得知私财所募兵勇,参与守城,心怀叵测,果如何如宠所言。从此崇祯帝更加信任何如宠。十二月,皇帝命他和周廷儒、钱象坤等以本官兼东阁大学士,入阁办事。其时,清军绕道古北口越长城至北京,崇祯帝中反间计,误以为兵部尚书袁崇焕与清军达成密约、引清军来逼和,下诏将袁崇焕逮捕,一怒之下,要诛杀其九族。袁崇焕为明末一位悲情将领,他为保卫明朝立下赫赫战功,却被生性多疑的崇祯帝下令处其磔刑,抄家灭族。何如宠知其蒙冤,冒死为袁氏一门九族300余口,苦苦求生。崇祯帝在何如宠的求情下,终于收回灭族成命。当时朝廷大小官员都大赞何如宠之仁德,冒险救人。何如宠从此备受皇上信任,赢得同僚景仰。不久,提任吏部尚书、中枢殿大学士。后累加赠少保,改任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。

崇祯四年(1631)春,何如宠奉旨协助周廷儒总裁会试,会试录取工作结束后,请求致仕,9次上书才获批准。回家后,何如宠想到崇祯皇帝性狭多疑,忠奸不分,滥杀无辜大臣,寝食难安,遂上疏进言:“帝王治国之道在于虚心纳谏,明理乱,察忠奸,朝纲不紊,法制严明。”崇祯帝深以为然。崇祯六年,首辅周廷儒被温体仁排挤,召何如宠进京接替。何如宠素知温体仁阴险狡诈,向以阿顺帝意获宠,自料难以和他有善谋事,在赴京途中,6次上疏皇上,坚辞不就。

崇祯末年,桐城被张献忠的起义军弄得不得安宁,而南京作为陪都还维持着它最后的稳定和繁华。何如宠致仕后,寓居南京。其时方以智、冒辟疆等复社诸公子经常出入其门下。不过,在桐城,何家也有一处很大的庄园,叫做“泻园”,园址就在龙眠山中。历经风雨,泻园早已不存。如今,仅存的何氏家庙——别峰庵,却成为龙眠山中的一景。

崇祯十四年,何如宠在金陵官邸去世,享年73岁。南明福王赠太傅,谥“文端”。《明史》称其“操行恬雅,与物无竞,难进易退,世尤高之”。著有《奏疏》3卷,《后乐堂集》若干卷存世。

 

 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